药智论坛

查看: 5007|回复: 0

树 的 故 事(原创散文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5-28 16:1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孤霞宣汉中学 于 2018-5-28 16:13 编辑

   d1.jpg

d2.jpg

        它,应是一大把年纪了,具体高寿几何,我也说不好,只是曾听一位古稀之年的老大爷讲,应该是比他的岁数还大得多。粗壮的身干,粗糙的表皮,以及盘曲的虬枝,无不昭示着它是历尽风尘,饱经沧桑的。


        然而,它仍旧浑身活力四射的,丫儿们疏展着,互相轩邈;叶儿们繁密着,争奇斗绿。那时候,这广场还没打造成现在的样子,我家和它相距不到百米,随时一推开窗,便将它的风采尽收眼底:秋风扫不下它的叶,冬雪压不断它的枝;总看见有孩子围着它转,抱着它的下半身蹓下爬上的;夏天一到,大人们也常聚在它身边纳凉唠嗑。它仿佛一位光鲜亮丽的演艺之星,粉丝特多,气场特好。

d3.jpg

d4.jpg

d5.jpg

       虽如此,它还是差点就没逃过那场厄运。


       那年,政府下定决心打造这广场,于是广场上原有的一切首先要被"归零"。游乐设备、健身设施、摊位杂物以及这株树,都必须为政府的重大举措让路,该搬的搬,该撤的撤,该砍的砍。当时有几家摊主不理解,想在封闭广场的当天对抗,政府是做好了强制执行预案的,保安、武警都做了充分的准备,我在我楼上看得清清楚楚。还好,一看那阵势,便谁也没敢挺身而出,终究一点风波也没起。


       人的工作都做了下来,其余东西要清除还不简单?树是一定要被伐的!可它——这棵树,居然幸存了下来。有人说,它托梦给承包工程的老总了,说是动了它将会大祸临头,所以那老总只好留下它。也有人说,砍它那天出了件怪事,一斧下去,随斧而下的竟然是绯红的血!和人血毫无二致的血!那刀斧手不敢砍第二下,而且老总也马上喝止了他。总之,这树是改造旧广场时唯一被保全下来者。

d6.jpg

d7.jpg

d8.jpg

       它站在广场第一层的左下角,可它个高,第二层上面也一览无余。所以,广场改造、扩大的全过程它都亲眼目睹了,它深以为这次改造是英明的,设计高妙,施工严格,广场真的是焕然一新啊!它为自己能活下来而庆幸,它想:谁说我老了?我身体倍儿棒着呢,瞧,我多青绿!我多壮实!我这身体不会出状况的,我一定要活得萌萌哒!


        它做到了,几年的工夫,它的海拔又高了些,三围又粗了些,丫枝又多了些,尤其是那满树的绿叶铺天盖地的,遮日蔽月的,投下的浓荫,呼出的氧气该有多少啊!它知道,虽然现在这广场上还有杨树、柳树、桂树以及小叶榕等等等等的,但它才是这里的土著居民呀,它们都是移民到这里的,所以装点这里的环境也罢,净化这里的空气也罢,它都应该首当其冲,何况早年就有那么多人崇拜它,现今也还有冲着它而来的呢。


        什么氧气呀,二氧化碳呀,它没日没夜地吐故纳新着,自己一树要顶人家好几树。夏天到了,日光越烈它越绿,洒下的浓荫达好几方丈,且不时扇动自己的小叶片送人以清凉的风,它想:"树大招风何惧?只要我招来的风能让我的'粉丝'们快活就好!"在树下,人们可惬意了,走了一拨,又来一拨,从清早到深夜,几乎就没间断过。

d9.jpg

d10.jpg

d11.jpg

d12.jpg

        我喜欢它——这树!喜欢张望它坚守一隅,默然做好本分的样子;喜欢欣赏它的有信心,懂珍惜,乐奉献……自从没再做那烦烦烦的班主任后,我养成了品茗的习惯,恰在那广场上,那树旁就有一个茶点,我于是常常一个人独自地去那儿消遣,还要专坐到树下去,一杯茶水,一盘瓜籽,一个手机,我陪着树,树也陪着我,树和我一下子成了无比契合的好友,非常交心的知己,心里直念叨着:做树能做到它这个份上,真好,它就是我心中的树神,它是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躯的!


        因为喜欢,所以关注,所以每日去广场晨练都要多看它几眼,都要专从它的面前一遍又一遍地经过,去分享它那茂盛的绿,去分享它似乎永远青春阳光的蓬勃劲儿。在我看来,树似乎也很开心,喜盈盈地迎我,又笑呵呵地送我。

d13.jpg

d14.jpg

d15.jpg

d16.jpg

       一切都正常着,波澜不惊的。可万没想到的是,那天的所见竟是那么地触目惊心:树下黄叶撒了一地,树上仍在簌簌凋落,树像个正大把大把地脱发,而又不明脱发就里的人儿怵在那里,煞是憔悴!翌日,再去看它时,已是满树精光了,俨然一位被化疗放疗折腾得够呛的患者,让我惊愕唏嘘不已。
        咦!这树也会这样?这树怎么会这样??此时的树一定痛不欲生吧,我心里也针扎一般地痛着啊!


d17.jpg

d18.jpg

树木然地站在那儿,任那保洁阿姨骂骂咧咧地数落:


        "大春天的,人家的叶子都好好的,哪像你……"


        "人家都掉叶的时候,你咋不掉?老娘就不能消停一下?……"


         ……


        "叨叨叨的,真没个完!能怨它吗?"阿姨的老伴终于为树说了句公道话。


        哦,是不能怪它啊!树自己也是无奈的,自然的法则嘛,不可抗拒吔,造化能弄人,难道就不能弄树?


所以,人啊,瞧瞧这树之后,难道你还会有什么事是想不通的吗?


——018.4月于蓉城

d19.jpg

d20.jpg

d21.jpg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(渝)-经营性-2016-0011|渝B2-20120028|药智论坛 ( 渝ICP备10200070号

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68号

GMT+8, 2019-10-21 21:04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